gilanor-LLAP

When you stand before God you cannot say
"But I was told by others to do thus"
or that virtue was not convenient at the time.
This will not suffice.

Remember that.
【May the force live long and prosper.】

 

“既柔软又理智,就是要自己一弹指死六十次。这是最具体的大慈大悲,发愿完美。”


今天终于不是对着摘抄本开脑洞,改翻喜欢推荐列表开脑洞了。尽管云鹤太太举例的是教授,但我还是越想越像奇异,叹气。

我真的很喜欢拿佛经开奇异的脑洞,但我大脑空空,真的写不出来任何深度。

2020-03-25  | 6 5  |     |  #奇异博士
 

【Kingsman】Crossroads(下)

因为种种大家都知道的事情无心写文好几天,只想化身义务自来黑,人间猎🐎人。

不管怎么说,这篇文完了,感觉写的很没有意义,更像本质爽文。


“你有点过火了。”梅林公允地评价道,“虽然他这事做得确实挺欠揍,但不管怎么说,他差点死了,要骂他也不急这会儿。”

哈利叹息一声,捏着鼻梁没说话。

“不是在谴责你。”梅林补了一句,“知道你就是后怕而已。这能出现在你身上也挺难得的。”

“你没有别的事情可以做了吗?”

“我有,一堆。”梅林没好气地回他,“现在全世界都一团乱麻,我们自己也没好到哪里去。现在我们又要选一堆新人了,外加一个亚瑟。你什么时候回来?我才给你推荐的候选人解释完你没死这...

 

Infinite Diversity in Infinite Combinations

星际迷航曾经提出一种哲学,来自瓦肯科学院。IDIC。Infinite Diversity in Infinite Combinations,无限组合派生无限可能。这适用于广大宇宙中的所有事物。宇宙,思想,种族,文字,艺术,爱。因为这是一个很大的世界,一定有你喜欢或者不喜欢的东西共同存在,文明的定义就是我们能够接受多少差异,能够给予多少尊重,能够让多少minority活得下去。

所以最早的时候身体不够强壮的老人与孩子被抛弃在丛林里等死,而现在我们视之为野蛮。

听到了吗,这是野蛮。

所以,是的,我们中的大多数不会和你们一样。我们不会去举报,不会辱及家人...

2020-03-01  | 23  |     |  #反xz联盟 #227
 

【Kingsman】Crossroads(中)

上见合集。这个发展其实有点超乎我最开始的想象……随便看吧。


梅林在那场屠杀的末尾干扰了信号,切掉了会客室的视频。他对亚瑟说是眼镜大概受损了。他们没有人怀疑在这样一场混战中这个说法的真实性,加拉哈德甚至在这种封闭空间引爆了一个打火机手雷。他们也没有怀疑加拉哈德还能在瓦伦丁的控制下活着。

“你都看到了吗,亚瑟?”

“很遗憾,是的。”

“现在派增援去教堂……”

“太迟了。”亚瑟摇头,“梅林,召集皇家特工。”

梅林挂断通讯,继续看着显示屏。屠杀结束了,手机也不再发出那种尖利的声波。艾格西直起身喘息,他们共同看着尸横遍地的教堂,十字架非常讽刺地斜插在一具尸体上。这场面看上去竟...

 

【Kingsman】Crossroads(上)

间歇性王男上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可能只是因为上网课的时候老师放了一段脸叔【。

想尝试写一点我不大擅长的东西(例如说上中下完就上中下完,等等)

全文梗概:蛋蛋做了件傻事


艾格西从前很少随洛克西去过她的家宅。像是他的所有同期学员一样,洛克西出身贵族,在一整座古老又华贵的家族宅邸中长大,她是家中最优秀的年轻人之一,只不过优秀在了不同于大多数贵族小姐的地方,这让她显得怪异而格格不入。只有她的一位远亲叔叔自幼看好她,一直观察着她的品性与成长经历,最后决定为她提供一个机会。

那就是她的举荐人,帕西瓦尔。在24小时的独处中,艾格西随哈利去了他的房子,洛克西则随着自己的叔叔回了家。...

 

我记得在柠檬太太哪篇随笔里她写:“睡眠不足还无证驾驶18尺大卡的电影学生真是洛杉矶最危险的群体”,今天的我在学校看到了同样恐怖的画面。

期末月睡眠不足还边开小电驴边看书的医学生真是大学城最危险的群体。


我终于考完了。脱离每天只睡三小时只吃两餐饭的日子,太幸福了。期末月真的是缓解抑郁的最好方法,当你每时每刻都感觉自己要死了你就不会刻意想死了(?)

不过期末月对焦虑没什么缓解。我和身边的一票朋友每天凌晨三点打卡“你睡了吗?”,中午1点再打卡“你吃了吗?”,没时间吃饭也吃不下饭。这是个值得思考的问题:大二就这么菜的我们到底要怎么在接下来三年活下去。

啊,不管怎么说,我终于又有时间搞cp了...

2020-01-11  | 6 3  |   
 

【Kingsman】ta以为

整文档的时候发现了这篇古早遗留。没写完,但是写了大概了,本来应该删掉的,但是那个时候我的行文和思路都有点意思,分别从四个主观视角叙述一个故事。哇,四个主观视角,这要多强的共情阈啊,我都没有想到我竟然写得出来——尤其是那些关于年轻、冲动、鲜活、激情的描述。“人类群体最伟大最无私的发明,就是允许另一个人与你完全不同的个体参与你的生命、给予他权力去改变你的生活习惯、与他分享你的一切,并且把它法律化。这叫做婚姻。”我不敢相信这是我能写出来的句子——还是说当年我写它的时候都受了些什么奇奇怪怪的观念影响,这个句子纯粹就是引用借鉴。我都忘了。

不过我猜是因为那时候我还有与这些发光发热的东西共情的能力。...

 

差不多是去年这个时候——大概早几天,我写下“为什么最近几年的年末都这么难熬,总是有人死去”,但是今年的最后一个月不一样——当然,还是有令我痛苦的死亡,但是,看,我甚至还没意识到自己说了“今年”,因为从12月来我过得浑浑噩噩,完全失去时间概念,一天美国作息一天中国作息,我快要不能理解生物钟的概念了。

所以到2020年的第一天完全过去,我才突然想起来,哦,2019结束了。

2019的12月不难熬,我没有感觉到“熬”。它只是莫名地流过去了,就好像南方冬天洗澡时的热水,一不小心它就用光了。我用这个比喻是因为冬天学校的热水器储水真的很不够,经常让我心惊胆战,但这和我要写的东西没有任何关联,所以我在说...

2020-01-03  | 9 2  |     |  #2019年终总结
 

© gilanor-LLAP | Powered by LOFTER